「BEAUTIFUL BOY」 // 褪不去的沉重

Image result for beautiful boy movie

EVERYTHING

記得有好長一段時間都無法褪去那沉重感,揪心 / 無奈 / 沮喪 / 孤獨,大概是這些的總和。「Beautiful Boy」,那麼美的片名,卻是那麼傷感的故事。

Steve Carell 和 Timothée Chalamet 的父子組合,很新鮮也很有火花,專業級的演出。人物故事改篇就是很妙,因爲都能帶進許多細膩的畫面,許多瑣碎的場合,貼近人心。

從一位父親與吸毒者的角度來觀看整件事,會少了厭惡感,多了份心痛。很多事情都需要這樣不是嗎?身爲旁人其實無時無刻都應該嘗試站在當事人的觀點來瞭解他們的內心世界而不是直接主觀的判斷。我想故事讓人揪心的不是 Nic 如何沉淪而是他的糾結,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從泥沼裏爬出來但又無助的掉回進去。他求助,人們的勸告他聽的進去也願意去努力,但奈何藥物和情緒的攻擊令他無力。

I need to find a way to fill this black hole in me.

Timothée Chalamet 或許不可能100%帶出吸毒者的心聲,但這樣已經夠了。原書有兩本,父親與兒子篇;電影抽出的部分,是雙方的情緒掙扎部分,所以抓重點,就很夠了。

最後,這部戲最到位的,是 Sigur Rós 的穿插,太棒。

EVERYTHING

「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 // 用 QT 的講古方式來看那悲劇

要怎樣解釋 Quentin Tarantino 的講古方式?亂入?好像也沒那麼亂,都是有鋪排的。玄?也沒那麼抽象,收錄在電影情節裡的事情,都算是有它們的原因,和過後發生的事情還算有關係;比起王大導演的那數分鐘大瀑布迴旋鏡頭,這裡的每一幕都太有邏輯了。

在想,其實QT 是否想提醒世人別忘了那悲劇,還是他想讓孤陋寡聞的年輕人知道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60年代的好萊塢,是導演的童年年代,他自然熟悉。60 年代好萊塢對我而言自然陌生,但正因爲這樣所以新鮮,至少對於那段歷史是這樣的,自發的去尋回發生過的資料。然後再依照 QT 的方式來做對比,有趣。

一直喜歡 QT 的戲,絕大部分是爲了他精心蒐集的歌曲,他總是知道該如何應用什麼歌什麼配樂來穿插在什麼片段。他是導演,但他的作品該用什麼音樂,也由他取決。向來覺得他應該是那種爲了插播一首愛歌所以拼死都要加入一幕來播放那首歌的人,比如說,這部戲裏有很多開車然後播放收音機的場面,明白了吧。

DiCaprio 當然繼續發揮他的戲鬼精神,不會令人失望。一位演員對職業的熱枕,可是奈何歲月摧殘導致的零突破,但同時又不甘心的堅持下去,繼續挨多一陣子還是決定犯賤的向錢看齊。我們的戲鬼都把這些掙扎完整的演繹了出來,請拍手。

Brad Pitt 是帥哥,無論什麼年齡,毫無疑問。可是他也從來不是空洞無演技只會拋媚眼的明星,他的演技總是在那個剛剛好的點,不會大爆發也不會太缺乏;這樣的寧缺勿濫其實很舒服。完全符合替身這個角色,目的爲了襯托主角,但整部作品沒了他就不成事。

喜歡 QT 的故事,欣賞他對 SHARON 一組人的介紹與鋪排,愛 RICK,愛 CLIFF,更愛他們之間的互動,驚豔於歷史的改寫,但無奈於那真實發生的悲劇,還好有個欣慰的平行時空的結局。

*噢,還有,在我國的電影院,粗口竟然完全沒刪,感動到極點。*

那天下午我在舊居讀信 \\ What was that you tried to say?

是不是有熟口熟面。

沒有,NOWPLAYING 不是達明一派。

被逼待在家不上班的日子,居然勾起某段回憶。真的在一個下午,發生在舊居,讀着舊信。也不是很舊,已經是電郵的年代。那封舊信原來是當時的轉捩點。不至於是什麼壞事,只是換了想法。也忘了是否那個時候學會享受 RADIOHEAD,「Everything In Its Right Place」 是第一首的電臺頭重複播放,不會忘記。不是實體的書信,無法讀後即焚;幾時從郵箱內刪除的呢?不記得了。刪除的那一刻,似乎也沒什麼感覺;丟掉了一些往事,長了一些知識,認清了一些事實。志不同道不合就好聚好散,趣味相投的就繼續卿卿我我,很簡單。

「What, what was that you tried to say?」

羅嗦漫長的內容其實不過是掩飾,看完長篇大論後當時只想問,SO? 然後就這樣扔了。嗯。

STRANGER THINGS // 新鮮的驚悚 + 超棒經典重溫

隔離數日在家居然褒完了 STRANGER THINGS 1,2,3,終於見識到這部 NETFLIX 爆紅美劇的魅力。毫無預警的發現原來這是 sci-fi / 驚悚系列。可是莫名的很開心那怪物的來源不算是幼稚的無厘頭,畢竟最怕的就是那種從天而降的不負責任。喜歡這樣的節奏,不慢不浪費時間,同時間幾組人物處理不同事物然後結合,真好。

但最最最棒的,是劇組用心整理的配樂,配合劇情也配合那年代,穿插着精心挑選的80年代金曲,完美地把感官融入進劇情裏。80 年代很妙,當年無法參與,如今去發掘依然能很享受,喜歡這樣重溫一種隱藏的熟悉感。

最後還是一樣,希望接下來不會成壞劇。



「VICE」 // 沒有好與壞,只有灰色地帶的完勝

CHRISTIAN BALE 先生爲了拍戲需要,在身材上總是千變萬化讓人驚豔。可是這部「VICE」的重點不是演員的身材,是演員如何演繹 DICK CHENEY。眼神戲,可能是導演看上他的原因。片中的 CHENEY,不多話,表情也不太生動;可是 CHRISTIAN BALE 的神韻能讓人抓到他想表達的演繹,這樣就夠了。

故事,多半(根本不可能,哈)不會是照 CHENEY 本人意願而拍的;可是這樣才有娛樂性啊!電影完美的詮釋出人類對權利的貪婪,當然金錢也不例外。沒錯是人都會貪婪,關鍵是如何/何時充分的利用什麼地位/人物/事件,來鋪排整盤計劃 / 組裝整個幕後團隊,循序的摘下想要的結果;這是主角和世人的差別。然後,首先他得要有一顆夠狠的心。

有旁訴的電影很棒,幫助瞭解之外還夾帶一股懸疑感牽着你的鼻子走下去。「VICE」 的旁訴幫忙帶出 CHENEY 的狠角色,同時也牽引你去思索他的每個想法,隨之讓你自己去思考他的做法。基本上,電影裏這位前美國副總統,心思不是普通的慎密,觀點也不是普通的長遠,才能有幹如此大事的本事。故事中 CHENEY 的成就,其中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在於他擅於利用灰色地帶,加上他對每個人出色的觀察力,馬上能夠定論該人的利用價值。至於他是好人或壞人,一切都歸於你要站在哪個出發點來定義。畢竟這個世界應該早已沒有具體的好壞/黑白,只是看你要選擇做偏向哪方的灰罷了。

正如他以下所說:「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keeping your family safe」

好久沒說的我愛的

現在這個年代,還流行說搖滾這二字嗎?還是非主流派都說獨立音樂了?可是搖滾永遠都會是一種風格不是嗎?不理了。我愛就好。

英搖無須多談,RADIOHEAD 永遠佔有一席之地。有時很妙,擱置一旁一段時間,往往會突然回過神,呃?是不是好久沒聽?然後重挖出來,過後就一直手癢越按越多一發不可收拾,重複播放就是這樣出現。這樣算不算是所謂的小別勝新婚。還是那句,「Dreamers, they never learn.」 就讓我如此的重蹈覆徹下去吧。

THE 1975 則有些不同,那是比較日常式的。要低落,要輕快,要憤怒,要怎樣的曲調來配合當時的情緒,都有。不膩的境界算很高,但我做不到重複播放。每天的日常回播幾回就夠了。有時愛的不需無時無刻膩在一起,那會喪失自我。

然後斷斷續續都有穿插進來一些不分國籍不分派系的,half•alive,Foster The People,Mumford & Sons,5SOS,The Wombats,Lewis Capaldi,Metronomy,還有很多說不出名字的。主流 / 非主流雖然重要,但一直都追求的是什麼時候誰感覺對味那就留下吧,這樣比較妙和有趣不是嗎。

「FIRST MAN」 // 沉穩是主導

那天在飛機上看了幾部電影,「FIRST MAN」 是其中之一。用手指胡亂往下滑時發現它在當中,馬上雙眼發亮;是一直想要看的一部戲啊,只是太多莫名其妙的原因耽誤了,長途飛程就是最佳的時機。

慶幸腦袋是放空的,慶幸耳機是 in-ear type,慶幸是DAMIEN CHAZELLE,因此配樂不會馬虎。那兩組不斷重複的主線配樂每次播放時就是被牽動的時刻。NEIL ARMSTRONG 的個性是否如電影裏 RYAN GOSLING 所飾演般,無須去執着或比較;重要的是電影所表達是導演和演員想要詮釋的就夠了。

整部戲看完了,看見的除了歷史上人類的成就,那成就背後的矛盾和利益,更深刻的是主角的沉穩。沉穩 // stable // steady // 壓抑的本事 // 理性的思考 // 不展示大起伏的情緒 // 高情商,這些,不都是一直以來的追求和努力實踐着的嗎?縱使揹負着多大的傷痛,過去失去太多,也不影響本身的判斷能力,到最後成就的那一刻,可能人人都說那是科技的偉大,國家的支持;可是,若這一切沒有主角的沉穩,根本不會成事。

 

「The Eagle has landed.」

降落那一幕加上 JUSTIN HURWITZ 大師的配樂,我忘了我正在飛機上,然後屏息了。

那些怎樣都忘不了的電影 (二)

THE HELP」,是個名副其實看一次然後畢生難忘的電影,礙於某些情節太“獨特”(巧克力派,你懂的)。然後也好像是這部開始留意 EMMA STONE,原來她不是花瓶;OCTAVIA SPENCER 也是彷彿簡直已經融入角色當中。這部電影應該沒有男主角,呃可能有但完全沒印象因爲不重要。故事內容太有意思,種族階級的不公平觀念畢竟是每一個年代都存在的社會問題,看一次馬上就能夠觸動人心。整部戲沒有大場面,基本上就是在幾間屋子裏發生的事情,很簡單,但太贊。

樓下的房客」,不懂是電影太限制級,還是臺灣在保護電影版權方面做得太出色,等了超過一年的時間才有光碟版推出。之前是讀過原著,但畫面感很難太具體畢竟只是憑空想象。當初聽說開拍電影還以爲很多場面只會帶過甚至刪除,結果還真的拍了出來。任達華的樣貌加演技是可以馬上喚回當初讀原著時的毛骨悚然。其實不只電影是怎樣都忘不了,連小說也是。

THE SHAPE OF WATER」,很新的電影沒錯。首次還是在航班上戴耳機觀賞,(當中當然包括機長發通知時被打斷,還有一部分是邊吃飛機餐邊看的),可是大概是劇情太絢麗我無法忘懷。不太有「PAN‘S LABYRINTH」 的感覺,「THE SHAPE OF WATER」 少了恐懼童話的感覺,卻多了一份看後的舒服感。是因爲邪不勝正還是另類浪漫的關係,彷彿多少有人生又多了些希望的感覺。

 

怎樣都忘不了的電影,不能少了「MANCHESTER BY THE SEA」,還有哪部電影能讓情緒波動那麼大,霎時間還真的想不出。主角的自責和頹廢,叔侄間的互動,前妻的原諒,這些看似聽似家庭倫理日常的場面,恰恰全都揪心揪肺。配樂也很大輔助,就這樣抓住人心。悲傷崩潰的故事,可是有激勵的效果。

 

 

– 待續

記載 \\ Living in the dream

每一個倒數之後,都有一堆新年展望/勵志文的出現,所謂的新一年做新的自己,是有多討厭舊的自己啊?展望懶得做,也沒什麼計劃,即興不是更好玩更驚喜嗎?說不定還有意外收穫。

算了,我來這裏是爲了記載過去的。值得抓住的過去就不該讓它就這麼過去,要留下一席之地才對。

活在夢想的生活中,是指我的2018尾端嗎?真好像是,一直都嚮往在西方國家生活的日子。短期內總共在歐洲生活兩個月,每個工作天用同樣的路上下班,同樣有著今天午餐晚餐吃什麼的問題,依然有每天必須完成的工作;但是文化不一樣,大家的想法自然不同,和陌生的異國人商量和共事居然沒難度,這是相見恨晚的意思嗎?

和旅行不一樣,在一個地方生活和旅行是兩回事。旅行不會數星期待在同一個地點。生活就得融入和適應那一個區域,那幾條必經的街道。每天遇見一樣的路人,巴士乘客都已成了熟悉的面孔,重複兩週後彼此已經能點頭微笑甚至唏噓幾句。

在歐洲,獨處很自然,隨便出戶外只見大家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裏,無線耳機彷彿是生活必需品。人人都說初雪和溫度變化幅度不正常,可是面對人生第一場雪我管不了那麼多只有亢奮。因此 20181215 = 很重要的日子。

2018 過去了,失望的無須一直提起埋怨,美好的也沒必要不停緬懷(IG 丟回就夠了)。不用太刻意 2019 也會繼續過;原理很簡單,盡全力減少年尾時捶心口後悔自責的機會就行了。

2019 新年快樂。

STILL FEEL ALIVE

話說那天在 YOUTUBE 彈了這個出來。half•alive,有點陌生的名字,被封面吸引就按了進去。

好像還不錯。有許久沒被陌生的歌拉走,那像是週末的夜晚來個微醺的感覺,清醒中的暈眩一直重複播放。INDIE / HIPSTER 的曲風和外型,玩 BAND 的團居然還玩舞蹈,很少見。

ANYWAY,即興完了幾輪後,還是需要來點熟悉的至愛 – 湯大叔。起初很好奇爲何堂堂 THOM YORKE 會爲電影創作配樂,看了一下預告,嗯這樣詭異的電影就不出奇了。歌曲一出來好感動好想哭,若不是湯大叔的話還能有誰 (OK 還有 JONNY)。

期待電影的到來,就爲了聽湯大叔的神作然後起雞皮疙瘩。*繼續重複播放*

「All is well, as long as we keep spinning…」